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巴彦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1 09:49:5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巴彦白癜风医院,江西白癜风能根治吗,北京治疗白癜风大约要花多少钱,上海白癜风会遗传么,临沂白癜风危害,激素治疗白癜风的疗效与副作用各是什么,抚州白癜风医院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将于9日出炉,据报道,反对推行新安保法的日本市民团体是候选热门之一。9月30日,日本政府正式公布承认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安保相关法律条款。此前,日本执政联盟凭借多数议席在参议院强行表决通过相关法案。在日本国内,有一批支持安倍政府推行新安保法的人,比如执政的自民、公明党议员们,以及一些保守派政治团体,如“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等,他们呼吁“倾听我们赞成派的意见”“这是避免战争所需的法案”。新安保法的通过使得这些人表面上占了上风,但日本媒体的多份民调显示,反对安保法的人一直占据多数,只是未能改变政治结局。日本经济新闻日前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认为日本政府有关安保法的解释“不够充分”的受访民众多达78%。这也解释了为何这场反安保法运动数月来未能平息。这场关乎日本国家走向的角力看上去还将长期持续,而下一场战役可能就是明年的参议院选举。普通日本人对新安保法到底有哪些担忧?《环球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来自不同地域、背景各不相同的普通日本人。

“为什么拿年轻人生命换国家正常化?”

作为一名正读大二的学生,高桥诚(化名)每周两次去自己参加的“相声部”练习说相声、写相声,周五至周日的3个晚上到居酒屋端几个小时的盘子赚些零花钱,以便长假时去旅游。但最近两个多月以来,高桥去“相声部”的次数增加为每周3次,同时辞去了周五周六的兼职工作。

“我参加的‘相声部’从7月中旬起就转向反安保相关法案的活动中了。”高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包括他在内的20多名部员都同意为废除安保法尽一份力。于是大家增加活动次数,并在周五晚和周六全天上街游行。他们制作“为何要反对安保法案”等各种小册子,在上大课的时候发给同学。他们还利用推特、脸谱等社交工具呼吁更多年轻人加入到反安保法案的行列当中。

和很多日本年轻人一样,高桥以前对政治并不感兴趣。有人跟他说起日本政治、政治家之类话题时,他会脱口而出:“反正我不信,也跟我没关系”。“但去年6月在新宿有一个大叔以自焚来反对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当时我就想‘集体自卫权是什么东西,有那么重要吗?’”高桥说,“之后我在相声部的伙伴告诉我,行使集体自卫权就是让日本可以对外发动战争。”

今年以来,高桥身边的很多人收到来自自卫队的“录用说明会介绍”信件,包括他正在上高三的弟弟。“我父母以及同学的父母都很生气,认为这就是‘征兵信’。晚上在电视上看到防卫省广报负责人说‘以后每年都会向全国高三学生邮寄’,我真的很生气:政府和防卫省有没有问问我们愿不愿意?”“我们不愿意加入自卫队,特别是日本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后,加入自卫队就会参加战争。为什么要拿我们年轻人的生命去实现什么‘国家正常化’?我和相声部的伙伴们都觉得,想要我们年轻人的生命和人生得到保障,首先要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现在,高桥和同学一起上街游行,一起参加各种要求废除安保法的集会。每一次都看到参加的同龄人人数比上一次增加很多,并且他所在的大学学生会加入了“为了自由民主主义,学生紧急行动”。高桥还加入了日本学生反战团体“T-ns SOWL”组织。

“我真心希望日本能永远做一个和战争绝缘的国家。”采访结束时,高桥非常认真地对记者说。

“违反宪法的法律是无效的”

日本《朝日新闻》最近的一个民意调查显示,安保法案在领取退休金群体中支持率最低,只有19%。对这些老一代的人来说,日本的和平主义是日本民族身份认同的核心部分,确保了日本稳定和战后繁荣。

66岁的田中章史家住埼玉县,是一名退休公务员。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反对安保法案的首要原因是,该法将会使日本自卫队与在世界各地进行战争的美军成为一体,很多人会因此被杀掉。“不允许在宪法第9条下慢慢发展起来的日本和平主义这一在世界上值得自豪的内容遭到破坏。”

田中还认为,安保法案违反日本宪法。安倍去年7月1日通过的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违反了日本宪法第99条所规定的首相应该尊重、拥护日本宪法的规定,这种单方面修改宪法解释的做法违反立宪主义。而且安倍首相口口声声称“(为了)增强抑制力”,所谓“抑制力”违反了宪法第9条所禁止的“武力威胁”。

田中说,他曾旁听众参两院的特别委员会会议。安倍政权在答辩中反复强调行使集体自卫权和进行后方支援都是“限定性的”,但这无法对“集体自卫权”起到“刹车作用”。最令人吃惊的是“法律条文允许搬运核武器”的答辩。作为唯一一个核爆受害国,日本应该废除这样的法律。

田中说,他曾在首相官邸、国会、议员会馆前参加集会,直接向国会议员表达诉求。他在新宿站西口等主要车站用扩音器进行宣传。国会审议开始后,他去国会旁听,并将审议的相关内容作为旁听日记公开发表。

“违反宪法的法律是无效的”,田中说,“安倍首相无视作为日本国家主权者——日本民众的声音,我今后将继续从事要求安倍下台的相关活动。”田中表示,他将募集要求废除“战争法”的签名;参加在国会周边举行的集会和游行;为使赞成安保法的议员落选,废除“战争法”,将积极支援在野党所从事的要求撤回2014年7月1日内阁决议的行动。

“说安保法是为应对中国,这简直是借口!”

在东京新桥车站,《环球时报》记者遇到两位女士,手里举着醒目的标语牌,一个写着“决不允许安倍政治”,另一块上写着“不能(发动)战争”。

两人一个叫矢数和子,家住东京中央区,一个叫安保木,家住日野市,都70岁了,她们都参加了最近的包围国会示威游行。这个活动每天从上午10时开始,一直持续到深夜。从7月至今,她们坚持在国会前示威,还在银座游行,在代代木公园参加集会。与记者相遇时,她们已在原地站了30分钟。

得知记者是中国人,她们更加热情。“事实表明,战争就是互相残杀,受害的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中国和日本是邻国,我们不希望和邻国打仗,希望和平。可安倍却说安保法是为应对中国,这简直是借口!”

两人都到过中国,去过南京和北京。“我们看到的中国并非他们描述的那样,我们参加示威游行就是要让安倍下台。今后我们还会继续站在街头,通过我们的标语,通过和你今天这样的对话,让更多人了解安保法案的真相和背后的危险。我们不需要‘战争法案’。”

47岁的工藤实和子同样反感充斥着战争气息的安保法案。“法案实施之后所发动的战争,将不仅夺取人类的性命,也将夺取海洋、天空、陆地上生活的所有生物的生命。当下,仍有一些地区的民众陷入战争纷争中,一想到这一点,内心就非常痛苦。”

2010年前后,因工作关系,工藤实和子多次访问中国。她说,她感受到中国的巨大魅力以及中国人的热情。“一名中国女性为我作了周到的翻译,她是我在中国生活的恩人。

日本是缺乏资源的小岛国,中国在很多方面都是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我们不希望因为这个法律而改变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工藤实和子对记者说,不仅在日本国内,在国外生活的日本人也对安保法案抱有强烈的不信任感,于是他们在今年8月底成立了“OVERSEAs”,建立了网站和社交媒体账号,以汇聚海外日本人反对安保法案的力量。

下一仗是2016年参议院选举

“现在日本全国有两大战斗正在进行。一个是反对冲绳边野古基地;另一个是反对安保法,要求推翻安倍政权的斗争”,家住熊本县的自营企业主田中信幸对《环球时报》说,“这两件事就是硬币的两面。”田中信幸曾参与过起诉自卫队派兵伊拉克一事,他认为,这些事情的本质都是“对美从属”。

在田中信幸看来,围绕安保法案,日本民众蜂拥而起,席卷全国,不断崛起,“过一段时间,国民就会忘掉安保法”——安倍政权这种鼠目寸光的看法必定被证明是错误的。

“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此次反安保法(案)的运动已经超过1960年的安保斗争(当时我是小学生)和1970年的安保斗争(当时作为大学生参加)。此前对政治漠不关心的民众开始意识到安倍政权‘战争法案’的本质,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发声,并自主参加游行。大家都开始主动说出日本宪法‘主权在民’的原则。”

田中信幸说,此次最令他吃惊的是以学生为核心的年轻人登场。与此前的学生运动不同,此次是个人崛起,为了实现民主主义。“就连我所在的九州地方城市熊本市也有学生所呼吁的运动。”

“我将利用此前起诉自卫队派兵伊拉克的经验,参与到(安保法)侵犯和平生存权的集体诉讼中”,田中信幸说,“明年的参议院选举,我将为赞成安保法案的议员落选运动和在野党统一候选人贡献力量。在这些活动中,我想向年轻人传递正确的历史认识,摆脱(日本)对美附属等信息。”

工藤实和子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虽然安倍政权强行在国会表决通过了安保法,但普通市民仍有很多事情可做。日本宪法专家正在为废除该法律做相关准备工作。2016年参议院选举,应支持那些赞成废除安保法的议员候选人。她将积极宣传日本宪法的价值,让下一代继承下去。(刘军国 李珍 孙秀萍)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德保白癜风医院